<sub id="vrtj5"><dfn id="vrtj5"><menuitem id="vrtj5"></menuitem></dfn></sub>

        <form id="vrtj5"></form>

              <address id="vrtj5"></address>

              <sub id="vrtj5"><dfn id="vrtj5"><ins id="vrtj5"></ins></dfn></sub>

                  <address id="vrtj5"><nobr id="vrtj5"></nobr></address><address id="vrtj5"><listing id="vrtj5"></listing></address>

                  <sub id="vrtj5"><listing id="vrtj5"><menuitem id="vrtj5"></menuitem></listing></sub><address id="vrtj5"><listing id="vrtj5"></listing></address>
                  當前位置:首頁>>檢務公開>>法規速遞
                  法規速遞
                  檢察機關依法懲治寄遞違禁品犯罪典型案例
                  時間:2021-12-16  作者:  新聞來源:高檢網 【字號: | |

                  強化寄遞安全監管 推進寄遞安全問題治理新聞發布稿最高人民檢察院黨組成員、副檢察長 陳國慶

                  近年來,隨著我國寄遞行業的快速發展,利用寄遞渠道實施販運毒品等違法犯罪呈現大幅上升態勢。檢察機關對辦理的寄遞違禁品犯罪情況進行了深入調研分析,經最高檢檢察委員會審議決定,于2021年10月20日向國家郵政局發出了“七號檢察建議”,同時抄送交通運輸部、商務部等12個有關部門,推動強化安全監管,堵塞管理漏洞,促進寄遞行業健康持續發展?,F將主要情況介紹如下:

                  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寄遞安全問題,多次強調要加強寄遞渠道安全管理,加強快遞隊伍建設,做美好生活的創造者、守護者。近年來,郵政管理部門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部署和要求,不斷完善規章制度,改進監管機制,推進郵政業高質量發展,使我國形成世界上發展最快、最具活力的寄遞市場,有力地促進了經濟社會發展,便利了人民生活。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郵政業全力保障防疫物資和群眾基本生活物資運遞,贏得社會各界的高度贊譽。

                  隨著郵政業的迅猛發展,寄遞安全防控難度也在加大,利用寄遞渠道實施販運毒品、買賣(運輸)槍支彈藥爆炸物和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等違法犯罪活動高發、多發。最高檢通過調研了解各地寄遞毒品、暴恐音視頻、槍支爆炸物、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等犯罪情況,收集了一批典型案例,并赴江蘇、安徽等地進行了實地調研,同時還向國家禁毒辦等有關部門了解情況。期間,最高檢先后指導江蘇、浙江、內蒙古、四川、廣西等5個省級檢察院向省級郵政管理部門制發了關于寄遞毒品等問題的檢察建議。近年來全國各級檢察機關制發類似檢察建議122件,對推動強化寄遞安全監管工作發揮了重要作用,同時也反映出一些整改不到位,落實難度大,需要從更高層面推動解決的問題。

                  為此,最高檢全面調研分析寄遞違禁品犯罪相關情況和寄遞安全監管方面存在的問題,研究起草了檢察建議稿,走訪國家郵政局聽取意見。2021年9月9日,最高檢第十三屆檢察委員會第七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寄遞違禁品問題檢察建議。這也是最高人民檢察院制發的第七號檢察建議。

                  制發“七號檢察建議”,是全面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和《中共中央關于加強新時代檢察機關法律監督工作的意見》的要求。檢察機關在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中肩負著重要政治責任和法律責任,必須以高度的政治自覺、法治自覺、檢察自覺,在依法辦理各類案件的同時,積極延伸司法辦案效果。制發“七號檢察建議”,對于推進寄遞安全問題治理,維護國家安全、社會穩定和公共利益,推進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法治中國建設具有重要意義。

                  “七號檢察建議”的內容主要包括寄遞安全監管方面存在的問題,以及強化安全監管的建議兩個部分。

                  檢察建議書主要指出以下問題:

                  一是寄遞安全監管與行業發展形勢不匹配。寄遞行業關乎國家安全、社會穩定和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強化安全監管意義重大。近年來不法人員利用“網絡+寄遞”形式實施違法犯罪活動大幅攀升,但寄遞行業監管涉及多個管理部門,郵政管理力量薄弱,統籌協調機制不健全,安全問題成為制約行業健康發展的短板。

                  二是寄遞新業態存在監管盲區。近年來,同城直送、眾包配送和智能快遞柜等新業態不斷涌現,但沒有執行實名收寄、收寄驗視、過機安檢等制度。同時,物流寄遞、跨境寄遞數字化、網絡化日趨復雜,一些大宗貨物托運行業也從事寄遞業務,安全監管職責主體不清。

                  三是寄遞安全監管力度亟待加強。目前寄遞安全監管預防舉措不多,運用信息化手段監管能力不足,常態化有效監管難以落實。郵政管理部門與公安、司法機關協作配合不夠,以案倒查抓整改不及時,未有效排查風險隱患,堵塞管理漏洞。

                  四是寄遞安全制度執行不到位。部分寄遞企業常常更重視績效與業務量掛鉤,輕制度監管執行,為壓低成本違規招攬客戶資源,甚至惡性競爭,實名收寄、收寄驗視、過機安檢等制度在執行中流于形式。

                  五是寄遞從業人員安全防范意識和應對能力不足。相當一部分從業人員法律意識、安全意識和責任意識淡薄,防范寄遞違法犯罪的意識能力有待提高。從業人員參與寄遞安全監管工作的積極性不高,有的甚至利用工作便利參與寄遞違禁品犯罪。

                  檢察建議書主要提出如下建議:

                  一是樹立安全發展理念,統籌郵政業發展與安全。建議全面深入調研寄遞安全監管方面存在的問題,研究制定新時代強化寄遞行業安全監管的政策措施。積極爭取有關部門的支持,通過購買社會服務等方式充實監管力量。協同相關職能部門完善體制機制,努力理順并解決寄遞統籌監管困難的問題,確保寄遞安全監管與行業發展相適應。

                  二是厘清職責范圍,加強對寄遞新業態的監管。建議對同城直送、眾包配送和智能快遞柜等寄遞新業態,以及大宗貨物托運行業從事寄遞業務等問題,商有關部門出臺相應管理規定,完善行業規范,消除監管盲區。對電商平臺、物流平臺、跨境寄遞等安全監管領域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商有關部門研究職責清單,明確監管主體責任。

                  三是加大監管力度,切實強化寄遞安全監管。建議完善寄遞行業日常監管、行業自律、信用懲戒、行政處罰相結合的全方位監管體系,增強監管實效。加大日常巡查、專項檢查工作力度,通過定期、不定期檢查、抽查或明察暗訪等方式,實現常態化監管。推進寄遞業安全監管信息平臺建設,利用大數據,研發集信息采集、監管、巡查、預警、溯源等為一體的寄遞分析系統。健全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機制,加強與檢察公益訴訟的銜接協作機制,及時移送寄遞違禁品案件線索并對公安、司法機關反饋的寄遞企業涉案情況作出行政處理,督促相關企業全面整改。

                  四是完善監管機制,壓實寄遞企業主體責任。建議完善寄遞行業準入機制,提高寄遞企業及相關營業網點的準入硬件、軟件要求,實現企業經營場所、查驗設備、管理制度的標準化、規范化。細化實名收寄、收寄驗視、過機安檢“三項制度”的操作規范,推廣驗視留痕、人臉識別、二維碼掃描、寄遞系統與身份信息綁定等經驗做法,推進實名收寄和收寄驗視制度落地落實。督促寄遞企業加大物品驗視和安檢環節投入,逐步配備智能化程度高、便于攜帶的安全檢查設備和專業檢查人員。健全行業誠信制度和退出機制,將寄遞企業涉案情況納入信用體系。健全行業組織,引導寄遞行業公平競爭、有序發展,保障從業人員合法權益。

                  五是加強培訓宣傳,提高從業人員安全防范和應對能力。建議健全從業人員考評機制,適當提高關鍵崗位入職門檻。完善從業人員培訓制度,邀請公安、司法機關工作人員開展預防和處置寄遞違法犯罪專題培訓。積極開展預防寄遞違禁品宣傳,在寄遞網點等經營場所張貼、播放宣傳資料,充分利用廣播、電視、網絡等社會媒體開展宣傳教育。

                  下一步,檢察機關將積極支持、配合國家郵政局等有關部門做好相關工作,抓好“七號檢察建議”落地落實,切實推動寄遞安全問題治理,推動新時代郵政業高質量發展!

                   

                  檢察機關依法懲治寄遞違禁品犯罪典型案例

                  案例一?郭某明等人販賣毒品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郭某明,男,1989年12月出生,無業。

                  被告人李某君,男,1997年9月出生,無業。

                  2020年6月至8月間,被告人郭某明通過VPN“翻墻”使用境外網站注冊Telegram軟件,以“隔壁老王叔”的網名創建聊天群組并在該群組內發布販賣毒品大麻的信息。購毒人員通過該群私信郭某明下單購買大麻,并以比特幣、門羅幣等數字貨幣向其支付毒資。被告人郭某明先后四次通過上述方式向傅某某等人販賣大麻51.01克。另查,2020年7月31日、8月4日,被告人郭某明先后兩次通過Telegram軟件向他人購買毒品大麻,并約定以寄遞方式交付。被告人李某君先后兩次幫助他人將裝有大麻的包裹通過快遞郵寄到郭某明提供的收件地址。同年9月2日,公安民警在西安市碑林區某快遞網點查獲被告人李某君第二次郵寄快遞包裹內的大麻99.03克。

                  【訴訟及履職過程】

                  2020年12月10日,浙江省瑞安市人民檢察院以販賣毒品罪對被告人郭某明、李某君提起公訴。2021年2月26日,瑞安市人民法院采納檢察機關的量刑建議,以販賣毒品罪判處被告人郭某明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四千元,判處被告人李某君有期徒刑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千元。該判決已生效。

                  (一)積極引導偵查取證。檢察機關受公安機關邀請提前介入偵查活動時,發現該案存在以下問題:一是該案主犯郭某明到案后拒不交代犯罪事實,其他在案證據較為單一,導致案件證據鏈條無法形成閉環。二是現有證據不能鎖定被告人郭某明就是涉案群主“隔壁老王叔”。三是被告人郭某明與購毒人員交易使用比特幣、門羅幣等數字貨幣,調取相關證據較為困難。

                  針對上述問題,檢察機關提出如下意見:一是建議轉變偵查思路,采取技術手段調取對應的Telegram賬號云端聊天記錄,并全程錄音錄像制作電子遠程勘查筆錄。后公安機關查詢到三個賬號均為“隔壁老王叔”的小號,且均發布過相同文字的販毒廣告,從而確定了被告人郭某明系販毒通訊群群主的事實。二是要求公安機關通過區塊鏈信息查詢,查清購毒人員提供的販毒人員收取比特幣的鏈接地址和被告人郭某明網絡錢包地址之間是否存在“虛擬貨幣”的流轉。后經取證,發現被告人郭某明網絡錢包地址接收過購毒人員支付的比特幣,進而確定被告人郭某明收取毒資的事實。最終通過不斷完善證據鏈條,促使被告人郭某明認罪,交代全部犯罪事實。

                  (二)及時追訴漏罪。檢察機關辦案人員在審查起訴過程中,通過檢索同類案件的判例,發現義烏市人民法院判決的某被告人也是通過Telegram軟件向“隔壁老王叔”購買大麻。檢察人員認為該判決認定的犯罪時間、犯罪手段和本案相似,極可能是被遺漏的郭某明販賣毒品犯罪事實,故要求公安機關調取該案的案卷材料。經審查發現,該判決書中的“隔壁老王叔”在Telegram軟件販毒使用的Telegram賬戶名、頭像均和本案被告人郭某明一致。檢察機關辦案人員對被告人郭某明進行提審,其對該起犯罪事實供認不諱。檢察機關及時追訴了該起遺漏的犯罪事實。

                  【典型意義】

                  近年來,大麻濫用和網絡毒品犯罪呈上升趨勢,特別是販毒分子利用境外網絡平臺、“虛擬貨幣”交易平臺便于隱匿身份、信息傳播迅速、不受地域限制等特點,創建網絡群組,使用“虛擬貨幣”結算,通過寄遞渠道完成毒品交易,使案件辦理難度加大。本案辦理過程中,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引導公安機關偵查取證,通過電子遠程勘查提取電子數據,調取賬戶信息,破解作案手機,調取快遞單,完善證據鏈條,及時追訴遺漏的犯罪事實,最終促使被告人認罪伏法,有力打擊了新型網絡毒品犯罪。

                  案例二?唐某來販賣毒品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唐某來,男,1970年7月出生,某公司職員。

                  2019年7月16日17時30分許,被告人唐某來明知他人販賣毒品,受人指使接收他人通過某快遞郵寄的毒品,并將該毒品存放在上海市某小區樓下的四個快遞柜內,后將取件碼發送給他人。購毒人員從他人處取得取件碼后從其中一個快遞柜中取得毒品。案發后,公安機關從其他快遞柜中查獲出剩余毒品疑似物3包。經鑒定,上述毒品疑似物重4.53克,均檢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訴訟及履職過程】

                  2020年1月15日,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檢察院以唐某來涉嫌販賣毒品罪向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檢察機關依據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情節提出了有期徒刑一年至一年二個月,并處罰金的量刑建議。2020年1月20日,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對唐某來一案作出判決,采納了檢察機關的量刑建議,以販賣毒品罪判處唐某來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千元。該判決已生效。

                  (一)積極引導偵查,完善證據鏈條。檢察機關經審查發現,本案系利用寄遞渠道實施的販賣毒品犯罪,被告人唐某來與購毒人員之間無直接聯系,并且販賣毒品的上家尚未到案,證據較為單一,被告人唐某來在犯罪鏈條中的地位和作用不明確。為夯實證據、厘清案件事實,檢察機關引導公安機關依法調取比對唐某來與購毒人員聯系的上家電話號碼、快遞柜取件碼、轉賬記錄、微信聊天記錄等證據,并結合毒品扣押稱重筆錄、鑒定意見和兩人的言詞證據,形成了可以互相印證、完整的證據鏈條。證實唐某來在上家指示下,將毒品放入快遞柜中販賣給購毒人員,其行為已構成販賣毒品罪的共犯,應當以販賣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同時根據查獲的毒品情況,準確認定了被告人唐某來參與販賣毒品的數量。

                  (二)向郵政管理部門制發檢察建議。靜安區人民檢察院在辦案過程中立足本職,針對在多起毒品案件辦理中發現的監管盲區和漏洞,先后向上海市寶山郵政管理局、上海市黃浦郵政管理局制發檢察建議,就切實做好收寄驗視,強化智能快遞柜的備案、檢查工作,加強寄遞企業的安全教育培訓等提出建議。寶山、黃浦郵政管理局書面回復表示已開展專項整治、強化安全管控,同時提出監管力量不足、企業和從業人員安全意識不高等難題。針對這些問題,靜安區人民檢察院聯合寶山區人民檢察院、寶山郵政管理局會簽《關于建立郵政監管行政執法與檢察監督聯動機制的意見》,從深化信息共享、強化業務交流、開展專項檢查、建立聯席會議、優化執法監督、遵守保密規定等六個方面,明確進一步加強檢察機關與郵政管理部門的溝通聯系,形成監管合力,為寄遞行業禁毒工作注入檢察力量。

                  【典型意義】

                  在辦理利用智能快遞柜販賣毒品案件過程中,被告人作為毒品販賣鏈條中的一環,在上家未到案、與下家無直接聯系、錢貨分離的情況下,檢察機關要加強對微信聊天記錄、轉賬記錄、短信記錄及關聯人員供述等證據的補強和固定,確保證據之間能相互印證,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條。同時,延伸檢察職能,針對案件中發現的犯罪分子利用快遞、智能快遞柜漏洞寄遞毒品等問題,向郵政主管部門制發檢察建議,聯合相關主管部門建立郵政監管行政執法與檢察監督聯動機制,為寄遞行業禁毒專項工作貢獻檢察力量。

                  案例三?段某喜非法持有毒品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段某喜,男,1982年10月出生,農民。

                  2018年8月初,被告人段某喜與洪某(另案處理)分別駕乘車輛從云南省石林縣出發前往重慶市。同年8月7日,一個以收件人為李某的涉毒郵包通過某快遞從云南省瑞麗市郵寄至重慶市九龍坡區。8月11日12時許,被告人段某喜與快遞員約定了取貨地點,但二人在郵包簽收過程中,被告人段某喜拒絕簽收。隨后,段某喜將收件上的信息通過微信發送給洪某,后洪某向快遞員領取包裹準備離開時被公安人員抓獲。公安人員在距離該接貨地點100米左右的公路邊將段某喜抓獲。公安人員從洪某接收的包裹中查獲甲基苯丙胺片劑疑似物9袋,共計凈重3407.1克,均檢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為15.0%至15.9%。

                  【訴訟及履職過程】

                  2018年12月25日,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五分院以被告人段某喜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罪依法提起公訴。被告人段某喜歸案后拒不供認犯罪事實,經檢察機關自行補充偵查收集大量證據后,段某喜在開庭審理前表示認罪認罰。庭審中,段某喜對于犯罪事實如實供述,法院采納了認罪認罰具結書的內容。2019年2月26日,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判處段某喜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該判決已生效。

                  (一)審查發現的問題。本案系典型的寄遞毒品犯罪案件,犯罪分子指使他人收取裝有毒品的快遞包裹,查辦難度大。案件移送審查起訴時,被告人段某喜對其指使洪某收取包裹的行為均予否認,拒絕在訊問筆錄上簽字,段某喜所持有的手機因技術原因不能破解導致無法獲取更多的破案線索。對于段某喜的犯罪行為,負責取包裹的洪某僅能指證段某喜讓其收取包裹,雖然洪某的手機中確有他人指使洪某前往毒品交易地點收取包裹的信息,但是無法鎖定指使人確系段某喜。負責派送快遞的唐某只能證實段某喜系疑似收取包裹的人員,但電話非段某喜所留,在案證據與段某喜的關聯性無法建立。對于段某喜指使洪某收取包裹以及段某喜對包裹內藏毒主觀是否明知存在諸多疑問。

                  (二)自行偵查的情況。檢察人員對本案進行了自行偵查。一是查看現場,以現場為中心重組證據。對取貨現場的路口、周圍的方位和設施、監控鏡頭等進行查看,對路面距離進行測量,對案發時被告人段某喜的位置變化、被告人和快遞員的位置、被告人在洪某到達現場后的位移情況等進行了模擬重演,解決了言詞證據和客觀性證據關聯方面存在的問題。二是詢問證人洪某和快遞員唐某。公安曾詢問洪某和快遞員唐某,但部分細節未能查清,檢察人員自行對兩名證人進行詢問。將案發過程中所有客觀性證據梳理后,以時間軸進行整合,通過詢問證人,使證人證言與客觀性證據進行關聯,還原案發詳細經過。三是圍繞段某喜的經歷、行動軌跡調取客觀性證據。段某喜辯解其具有正當工作,到重慶目的之一是考察凍貨生意。檢察人員圍繞段某喜的經歷進行調查核實,發現其無正當職業,在案發前不久因販賣毒品曾接受公安機關調查,具有涉毒的經歷。段某喜辯解此次到重慶順便游玩,檢察機關聯合公安機關調取了段某喜的車輛通行記錄、所到之處的監控視頻等資料,顯示段某喜到重慶直至被抓獲為止的活動軌跡,均系以案發現場為核心,其辯解內容無證據印證,亦不合理。

                  【典型意義】

                  毒品犯罪分子指使他人收取寄遞的毒品,零口供案件多,證據較為單一,將在案證據與犯罪事實構建起關聯性尤為重要。檢察人員在辦理毒品犯罪案件時,要發揮司法親歷性,積極開展自行偵查工作。通過自行補充偵查,依法調取相關證據,充分發揮通話清單、監控視頻以及電子證據等客觀性證據的作用,通過出示客觀證據的方式進行針對性訊問,還原案發經過及相關證據與被告人之間的關聯性,完善證據體系,切實發揮檢察機關的主導作用。

                  案例四?某速遞有限公司、蘇某生運輸毒品案

                  【基本案情】

                  被告單位某速遞有限公司。

                  被告人蘇某生,男,1970年11月出生,某速遞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及主要負責人。

                  2016年10月至2017年3月17日間,蘇某生明知韓某(另案處理)將復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作為毒品郵寄給他人,在向韓某收取高于市場價的寄遞費用后,先后7次將韓某更換包裝箱后的復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通過其經營的速遞有限公司寄遞到廣西等地,共寄送復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12箱(含磷酸可待因192.24克),獲利人民幣2842元。

                  【訴訟及履職過程】

                  2017年12月25日,福建省南靖縣人民檢察院以被告單位某速遞有限公司、被告人蘇某生涉嫌運輸毒品罪依法提起公訴。2018年7月24日,南靖縣人民法院以運輸毒品罪判處被告單位某速遞有限公司罰金人民幣三萬元,被告人蘇某生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該判決已生效。

                  (一)審查發現的問題。2017年6月16日,南靖縣公安局將蘇某生涉嫌運輸毒品案移送審查起訴。檢察機關審查發現:一是主觀明知的證據體系較為薄弱。蘇某生供述不穩定,偵查階段后期翻供,否認其明知寄遞物品為復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二是公安機關遺漏起訴單位犯罪。某速遞有限公司為一人獨資企業,蘇某生作為法定代表人和主要負責人,對公司業務等運營事項具有決定權,為賺取高于市場價的寄遞費用,在明知他人寄遞毒品時,仍通過公司速遞業務進行運輸,符合單位犯罪要件,應當以單位犯罪追究刑事責任。

                  (二)引導偵查取證,及時有效追訴。一是補強主觀證據體系。檢察機關開具補查提綱,引導公安機關從寄遞費用是否合理、言語交談是否異常、收寄流程是否規范等細節入手,補強證明蘇某生主觀明知的證據。經過退回補充偵查,查明韓某在寄遞之前已明確告知蘇某生寄遞的物品為復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蘇某生要求價格高出市場價一倍,而且明知涉案藥物的吸食效果。寄運時未實名登記、開箱驗視,未留存底單。二是追加起訴單位犯罪。引導公安機關補充調取涉案單位的注冊信息,向公司職員收集公司運營管理方面的證言,明確了該公司系一人獨資企業,法定代表人蘇某生對公司業務等運營事項具有決定權,犯罪獲取的利益歸屬于公司,因此認定該公司涉嫌單位犯罪,檢察機關對該公司依法進行刑事追訴。

                  【典型意義】

                  本案是典型的快遞從業人員參與寄遞毒品案,反映出快遞企業內部監督缺失、郵政管理部門監管不到位的問題。檢察機關充分發揮引導偵查作用,及時收集固定證據,完善證據體系,有力破解毒品犯罪主觀明知認定等難題,確保了案件質量。同時,強化監督意識,對于可能存在遺漏單位犯罪的問題,檢察機關引導、督促公安機關補充偵查,使犯罪得到及時追究。依法嚴厲懲治快遞企業及其從業人員涉嫌毒品犯罪案件,從源頭上斬斷寄遞毒品非法渠道,有利于推動快遞企業完善內部管理制度,助推企業合規經營,促進監管部門強化監管,切實維護寄遞安全。

                  案例五?楊某帆等人非法買賣、運輸槍支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楊某帆,男,1988年9月出生,無業。

                  被告人劉某,男,1993年12月出生,無業。

                  被告人孫某,男,1984年9月出生,農民。

                  2016年11月,被告人劉某通過網絡認識被告人楊某帆,隨后通過現金及轉賬方式在楊某帆處購買大量槍形物,后劉某、被告人孫某以微信等網絡方式聯系交易,并通過某快遞向全國各地寄遞出售。2017年2月23日,山西省孝義市某快遞在檢驗快遞包裹時,發現該包裹由陜西省周至縣寄出,內有仿真槍。2017年2月24日,公安人員在陜西省周至縣將孫某、劉某當場抓獲,在孫某指認下現場繳獲仿“柯爾特M1911A1”式手槍1支。后劉某帶領公安人員在位于周至縣某村的門面房內查獲仿“柯爾特M1911A1”式手槍211支。同月28日,公安人員在陜西省西安市某貨運處查獲楊某帆從廣東汕頭發給劉某的38箱共456支仿“奧坡瑞特”式手槍。公安機關從查獲的668支槍形物中隨機抽取仿“柯爾特M1911A1”式手槍24支、仿“奧坡瑞特”式手槍20支共計44支進行鑒定。經鑒定,送檢的44支槍形物均被認定為槍支且以壓縮氣體作為發射能源。

                  【訴訟及履職過程】

                  2018年8月30日,陜西省周至縣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劉某、孫某涉嫌非法買賣槍支罪依法提起公訴。2019年1月28日,周至縣人民法院一審認定劉某、孫某犯非法買賣槍支罪,判處劉某有期徒刑八年,判處孫某有期徒刑六年。二人不服判決,提出上訴。2019年4月16日,二審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2021年4月16日,周至縣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楊某帆涉嫌非法買賣、運輸槍支罪依法提起公訴。2021年8月18日,周至縣人民法院一審認定楊某帆犯非法買賣、運輸槍支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上述裁判均已生效。

                  (一)派員提前介入,上下聯動引導偵查取證。周至縣人民檢察院及時派員介入,就事實認定、證據收集特別是犯罪嫌疑人對買賣槍支是否具有主觀故意以及槍支鑒定等問題提出具體的取證建議。因案情重大,西安市人民檢察院就犯罪主觀故意、槍支數量認定等問題多次組織縣檢察院、縣公安局進行座談,共同研判案情,確保了案件證據及時收集和證據體系的完善。

                  (二)強化監督,發揮訴訟主導作用。針對公安機關組織辨認沒有個別進行等執法不規范問題,周至縣人民檢察院依法發出糾正違法通知書。針對法院審理不規范問題,及時提出糾正意見。相關單位均及時反饋,進行整改。

                  (三)組織庭審觀摩,開展以案釋法活動。檢察機關就本案組織開展庭審觀摩活動,邀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人民監督員和社區、街辦代表到場旁聽,西安市檢察業務骨干共30余人全程觀摩。公訴人通過構建證據體系,指控和證明犯罪,同時向旁聽人員講解非法槍爆物品的危害性和違法性,鼓勵人民群眾積極舉報涉槍爆違法犯罪。庭后,法檢兩家組織座談會,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人民監督員和基層組織代表受邀參會,動員社會各界共同參與打擊槍爆違法犯罪。

                  (四)制發檢察建議,督促寄遞安全監管。針對案件反映出的跨省跨區域寄遞槍支,相關單位收寄驗視、實名收寄、過機安檢未嚴格落實問題,周至縣人民檢察院于2021年5月27日向周至縣郵政分公司、周至縣公安局公開宣告送達檢察建議,提出強化安全監管建議。相關單位及時制定相關措施,加強行業監管。西安市人民檢察院也及時對接西安市郵政管理局,就辦案中發現的寄遞行業管理問題進行座談,積極參與和推動行業綜合治理。

                  【典型意義】

                  本案系通過網絡聯絡交易,并利用寄遞渠道實施的跨省跨區域非法買賣槍支案件,社會危害嚴重。檢察機關積極引導偵查取證,依法開展訴訟監督,切實在辦案中發揮主導作用。認真落實普法責任,依托庭審以案釋法,開展法治教育,起到良好的警示作用和動員效果。針對辦案中發現社會管理問題,及時制發檢察建議,推動寄遞行業綜合治理,切實維護社會穩定和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

                  案例六?陳某帥等人非法收購、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陳某帥,男,1992年7月出生,無業。

                  2018年10月至2019年10月間,被告人陳某帥、蔡某等19人,以牟利、藥用、收藏等目的,通過微信網絡平臺展示、看貨、詢價,使用銀行卡、微信、支付寶轉賬進行資金結算,利用寄遞渠道實施非法收購、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行為共計30余次,涉案野生動物制品羚羊角900余根,象牙制品30余件4900余克,犀牛角制品7件160余克及其他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若干,合計價值人民幣2600余萬元。

                  【訴訟及履職過程】

                  2020年5月22日,湖南省寧鄉市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陳某帥等人涉嫌非法收購、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依法提起公訴。同年12月1日,寧鄉市人民法院以非法收購、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判處陳某帥等人有期徒刑十二年至五個月拘役不等刑罰。被告人陳某帥等6人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2021年4月1日,二審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上述裁判均已生效。

                  (一)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本案系新型非法買賣野生動物制品犯罪,犯罪分子將野生動物制品圖片等信息通過微信平臺展示,與買家達成交易后直接將野生動物制品通過寄遞方式郵寄給買家,并通過電子支付渠道收付貨款,事后通過刪除網絡、手機記錄,使用虛假電話、姓名投寄快遞等方式逃避打擊。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偵查,有針對性地引導偵查機關收集固定手機電子數據、快遞信息、交易賬單等客觀證據,以及通過收集微信聊天記錄、貨款流轉記錄、微信平臺展示物品和扣押物品特征比對等,夯實證據基礎。針對主要犯罪嫌疑人陳某帥到案后拒絕認罪的情形,檢察機關要求偵查機關全面收集同案犯供述及相關客觀性證據,對其通訊工具等進行技術鑒定,促使其在強有力的證據體系面前自愿認罪。

                  (二)深挖犯罪,延伸打擊鏈條。檢察機關以中間商蔡某為關鍵節點,深挖上下游犯罪,引導、監督偵查機關通過交易賬單追查上下游犯罪嫌疑人,通過快遞信息追查涉案野生動物制品流向,延伸打擊珍貴、瀕危野生動物交易鏈條,發出監督文書8份,成功追捕5名犯罪嫌疑人。通過層層挖掘,本案從偵查機關第一次報捕時抓獲2名犯罪嫌疑人、查扣1件野生動物制品、認定1筆犯罪事實,到結案時成功在福建、廣東、黑龍江、湖南等地查獲羚羊角等野生動物制品1000余件、抓獲犯罪嫌疑人19名、認定涉案事實30余筆,其中5人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三)規范寄遞,開展普法宣傳教育。本案中,野生動物制品非法交易通過寄遞方式完成,檢察機關聯合公安機關,在偵查取證的同時,對相關企業進行法治宣傳,對轄區內快遞企業進行走訪約談,提醒相關企業嚴格落實寄遞管理制度,告誡提醒依法依規經營。檢察機關還嚴格落實“誰執法誰普法”責任,通過“兩微一端”等媒介發布辦案情況,在震懾違法犯罪分子的同時,向廣大群眾宣傳非法買賣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的法律后果,呼吁全社會共同抵制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交易,構筑人類與野生動植物資源和諧共生的環境。

                  【典型意義】

                  針對利用寄遞渠道非法買賣野生動物制品犯罪證據固定難、全鏈條打擊難的特點,檢察機關積極引導偵查機關有針對性地收集、固定證據,構建了嚴密證據鎖鏈,監督偵查機關通過關鍵案件線索逐層深挖犯罪,擴大了打擊效果,為類案辦理積累了寶貴經驗。積極發揮社會管理職能,引導快遞企業堵塞制度和人員管理漏洞,依法依規經營。同時,積極開展法治宣傳和教育,引導群眾全面自覺抵制野生動物及其制品消費,增強環境資源保護意識。

                  (注:本案所涉罪名,《刑法修正案十一》已變更為危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

                   

                  落實“七號檢察建議”,強化寄遞安全監管——最高人民檢察院、國家郵政局有關部門負責人答記者問

                  近年來,利用寄遞渠道實施販運毒品等違法犯罪活動高發、多發。經對辦理的寄遞違禁品犯罪案件相關情況深入分析調研后,近日,最高檢向國家郵政局發出“七號檢察建議”。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廳廳長元明、國家郵政局市場監管司司長金京華就有關問題回答了記者提問。

                  記者:請簡要介紹下當前檢察機關懲治寄遞違禁品犯罪的主要情況?

                  最高檢第二檢察廳廳長元明:近年來,隨著我國寄遞行業的快速發展,犯罪分子利用寄遞渠道實施寄遞違禁品犯罪高發、多發,檢察機關依法嚴厲懲治寄遞違禁品犯罪。據統計,2017年至2020年,全國各級檢察機關共起訴寄遞毒品犯罪6063件11235人;起訴寄遞槍支彈藥爆炸物犯罪5290件8782人;起訴寄遞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犯罪537件1153人。從辦案情況來看,當前寄遞違禁品犯罪主要情況如下:

                  一是寄遞違禁品犯罪類型相對集中。違禁品種類繁多,包括毒品、槍支彈藥爆炸物、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及其制品、偽劣商品、假藥、假幣、淫穢物品等各類物品。其中,檢察機關辦理相關案件中,涉及寄遞毒品、槍支彈藥爆炸物案件數量大。

                  二是寄遞違禁品犯罪數量呈增多態勢。檢察機關起訴寄遞毒品犯罪案件由2017年的1016件1911人,上升至2020年的1830件3097人;起訴的寄遞野生動物及其制品案件由2017年的45件67人,上升至2020年的226件490人;起訴的寄遞槍支彈藥爆炸物案件也有所上升。需要說明的是,近年來在毒品等犯罪案件呈一定幅度下降的情況下,利用寄遞渠道實施的相關犯罪卻逆勢上揚,值得我們高度警惕。

                  三是寄遞違禁品犯罪危害嚴重。以檢察機關辦理的寄遞毒品犯罪案件為例,2017年至2020年相關案件共涉及寄遞甲基苯丙胺(冰毒)7189.9千克,海洛因2085.4千克,大麻2034.2千克,氯胺酮624.7千克,可卡因207.7千克。相關毒品、槍支彈藥爆炸物等違禁品通過寄遞渠道流入社會,危害十分嚴重。

                  四是寄遞違禁品犯罪查辦難度大。當前“網絡+寄遞”已成為犯罪的重要形式,通過物流寄遞渠道實現人貨分離、人資分離,司法機關查辦難度大。犯罪分子多使用暗語進行單線聯系,甚至使用國外聊天軟件或閱后即焚的小眾通訊軟件進行溝通,再利用第三方支付平臺甚至虛擬貨幣支付毒資。在寄遞收發環節,采取雇傭他人代收、寄遞或轉交的方式逃避打擊。

                  根據新的形勢和任務,檢察機關積極應對,充分履行檢察職能,依法懲治各類寄遞違禁品犯罪活動。在打擊犯罪的同時,針對寄遞安全監管存在的薄弱環節,最高檢及時向有關部門發出“七號檢察建議”,協同推進寄遞安全問題治理和訴源治理,切實減少和預防寄遞違禁品犯罪案件的發生。

                  記者:請問檢察機關將如何推進“七號檢察建議”的貫徹落實?

                  最高檢第二檢察廳廳長元明:最高檢“七號檢察建議”發出后,我們擬著重做好以下幾個方面的工作:

                  一是提高政治站位,迅速做出安排部署。各級檢察機關有關部門將切實提高政治站位,充分認識制發“七號檢察建議”,是全面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和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舉措,是強化法律監督,充分履行檢察職能的一項重要工作。充分發揮檢察一體化優勢,統籌組織省、市、縣三級檢察機關共同推進,馳而不息,久久為功,推進檢察建議落地生效,將“七號檢察建議”做成剛性、做到剛性,為寄遞安全和經濟社會發展作出應有貢獻。

                  二是協同寄遞監管部門,形成強大工作合力。檢察機關將持續加強與郵政管理、交通運輸管理、商務等有關部門的溝通協調,建立常態化聯絡聯動機制,以問題為導向,加強研討會商,確?!捌咛枡z察建議”的相關內容落地落實。與有關部門協同發力,積極推進信息共享和業務交流,切實推動“收寄驗視、實名收寄、過機安檢”等寄遞安全制度的貫徹執行,對寄遞新業態及時有效納入監管范圍,完善寄遞安全監管體系,從源頭上斬斷寄遞違禁品違法犯罪行為。同時,對寄遞行業出現的新情況和監督管理方面的新問題,及時予以關注和解決。

                  三是綜合運用檢察職能,加大法律監督力度。依法嚴厲打擊各類寄遞違禁品犯罪,形成震懾效果,為落實“七號檢察建議”創造有利條件。切實發揮主導作用,著重審查相關案件是否存在寄遞犯罪行為,積極引導偵查取證,主動開展自行補充偵查,及時開展立案監督,追捕追訴漏罪漏犯,提升打擊寄遞違禁品犯罪的能力和水平。充分發揮公益訴訟檢察、民事檢察和行政檢察作用,完善刑事檢察與公益訴訟檢察等職能的銜接機制,有序流轉寄遞違禁品案件線索,全方位、多角度對寄遞安全問題進行法律監督。

                  四是強化宣傳教育引導,營造良好社會氛圍。加強“七號檢察建議”的宣傳,提升檢察建議的影響力,警示社會,教育公眾。創新和豐富宣傳載體,結合以案釋法、庭審觀摩、短視頻等方式開展檢察建議宣傳教育工作,提高寄遞企業及從業人員的責任意識和法律意識,激勵社會公眾積極參與預防違法寄遞和安全問題治理工作,切實推動“七號檢察建議”取得實際成效。

                  記者:當前,郵政快遞業發展持續高位運行,我國快遞業務量已連續7年穩居世界第一。與此同時,行業面臨的安全形勢也日趨復雜嚴峻,請問郵政管理部門在寄遞安全監管方面著重做了哪些工作,取得了哪些成效?

                  國家郵政局市場監管司司長金京華:非常感謝最高人民檢察院對郵政寄遞渠道安全管理的關心和支持。近年來,在黨中央國務院的堅強領導下,我國郵政快遞業發展迅速,行業業務收入占GDP比重超過1%,快遞業務量從2010年的23.4億件上升至2020年的833.6億件,增長近35倍,年均增速達43%,目前日均快遞業務量超過3億件,郵政快遞業已經成為服務生產生活、促進消費升級、暢通經濟循環的現代化先導性產業。與此同時,由于寄遞渠道具有點多線長面廣、人貨分離、隱蔽性強等特點,“互聯網+寄遞”容易被不法分子利用從事販運毒品、涉槍涉爆物品、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等違法犯罪活動。國家郵政局始終堅持安全為基,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統籌發展和安全,加強能力建設,深化部門協作,強化安全監管,嚴把郵件快件寄遞安全關口,全力維護國家安全、社會穩定和公共利益。主要做了五個方面工作:

                  一是完善法規標準體系。推動《郵政法》修正實施、《快遞暫行條例》頒布施行,將寄遞安全納入《反恐怖主義法》管理范疇,出臺《郵政業寄遞安全監督管理辦法》《郵件快件實名收寄管理辦法》等部門規章和20余部行業標準,著力夯實依法治安基礎。

                  二是建立寄遞安全管理“三項制度”。結合寄遞作業特點,探索形成以實名收寄、收寄驗視、過機安檢“三項制度”為主的寄遞安全防控模式,聯合公安部、國家安全部發布《禁止寄遞物品管理規定》,建設實名收寄監管信息平臺,開展行業智能安檢、智能視頻監控科技攻關,全行業配備安檢機1.7萬余臺。近年來,寄遞企業以落實“三項制度”為抓手,主動發現、報告、協助公安機關破獲涉毒涉恐等案件的意識和能力明顯提升,涌現出“白云快遞小哥”等具有行業特色的禁毒群防群治隊伍。

                  三是加強監管能力建設。實施寄遞渠道安全監管“綠盾”工程,利用現代信息技術提升監管能力,建成云計算平臺、大數據管理平臺和大數據中心,加強涉毒涉爆風險監測預警。創新安全監管模式,實施“雙隨機、一公開”監管、“互聯網+監管”、跨部門協同監管,依法嚴格查處各類違法違規行為,著力壓實企業安全主體責任。

                  四是深化寄遞安全綜合治理。針對寄遞渠道包括收寄、分揀、運輸、投遞等各環節,安全管理涉及多個部門的實際,推動建立寄遞渠道安全多部門聯合監管機制,九部門聯合出臺《關于加強郵件、快件寄遞安全管理的若干意見》,聯合國家禁毒辦下發加強寄遞渠道禁毒工作通知,開展寄遞安全平安建設考核,聯合公安部、海關總署、市場監管總局等部門開展寄遞渠道禁毒百日攻堅、涉槍涉爆隱患整治、“掃黃打非”、打擊侵權假冒等專項行動,推動寄遞安全部門監管、屬地管理、企業主體責任落實。

                  五是完成系列重大專項任務。圍繞中心、服務大局,先后圓滿完成全國“兩會”、黨的十九大、新中國成立70周年慶?;顒?、“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慶?;顒拥认盗兄卮蠡顒蛹倪f安保任務,郵政管理部門先后多次被授予重大活動安保先進集體。做好常態化疫情防控,有力保障醫療防疫物資、應急物資、居民生活必需品運遞,全行業共有3人榮獲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稱號,63個集體和138名個人榮獲省部級抗疫表彰。

                  記者:面對日益復雜嚴峻的寄遞安全形勢,請問在寄遞安全監管方面主要面臨哪些困難挑戰?郵政管理部門將如何推進落實“七號檢察建議”?

                  國家郵政局市場監管司司長金京華:近年來,為維護寄遞渠道安全暢通,郵政管理部門做了大量工作,也取得了積極進展,但是當前寄遞安全監管能力建設滯后于郵政快遞業快速發展的形勢,協同治理機制還不能完全適應“互聯網+寄遞”復雜局面,企業技術手段和查驗能力還不能有效甄別復雜多樣的各類寄遞物品,主體責任落實有待加強。收到“七號檢察建議”后,國家郵政局高度重視,及時召開黨組會議進行研究,下發工作方案全面部署抓好建議書落實工作。下一步,國家郵政局將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以落實“七號檢察建議”為契機,著力補短板、建機制、增能力、強監管,全力維護國家安全、社會穩定、公共利益。重點抓好五個方面工作:

                  一是壓實企業主體責任。嚴格快遞業務經營許可安全準入,強化源頭治理。做好快遞員群體合法權益保障工作,推動七部門《關于做好快遞員群體合法權益保障工作的意見》落地實施。健全行業信用管理制度和市場退出機制,對嚴重違法失信主體實施信用懲戒。加強安全培訓教育,不斷提升從業人員違禁物品辨識能力。積極開展預防寄遞違禁品宣傳,在快遞分撥中心、營業網點張貼、播放宣傳資料,充分利用廣播、電視、網絡等媒體開展安全用郵宣傳教育。

                  二是提升寄遞安全防控能力。實施科技興安,推進寄遞渠道安全監管“綠盾”工程建設,加大營業處理場所視頻聯網、安檢機聯網“兩聯”應用,利用現代技術提升安全監管能力。抓好實名收寄、收寄驗視、過機安檢“三項制度”落實,督促企業完善操作規程、優化作業流程、加大安全投入,提升制度執行實效。完善日常監管、企業自律、行政處罰相結合的監管體系,加大日常巡查、專項檢查工作力度,不斷加強和改進寄遞安全監管工作。對寄遞新業態實施包容審慎監管,嚴守安全底線。

                  三是深入開展專項整治。鞏固擴大“寄遞渠道禁毒百日攻堅行動”成果,抓好國家郵政局、國家禁毒辦兩部門已出臺文件的貫徹落實。深入開展寄遞渠道涉槍涉爆隱患整治、野生動植物保護、“掃黃打非”等專項行動,實施查、堵、截、控,不斷凈化寄遞安全環境。

                  四是強化部門協同治理。探索建立符合寄遞渠道安全管理工作實際的部門協作模式,完善工作機制,堅持常態聯動、優勢互補、責任共擔,依法落實各級各部門寄遞安全管理職責,推動形成齊抓共管、綜合治理的工作格局,彌補安全監管工作短板。加強行政執法和刑事司法銜接,對公安、司法機關通報的寄遞企業涉行政違法行為依法作出處理。

                  五是加強基礎保障能力建設。推動落實“郵政業安全管理和安全監管”中央和地方財政事權,強化人力、物力和財力保障,推動健全完善基層監管隊伍、支撐體系和保障條件,積極爭取通過購買社會服務等方式增強寄遞安全監管力量。完善行業安全制度體系,推動制修訂《快遞市場管理辦法》《郵件快件收寄驗視和安全檢查規定》。

                  可以在线观看毛片的网站,可以在线免费看的毛片,可以直接观看的毛片,可以直接观看的毛片点击进入,可以直接观看的毛片连接